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倚天毒龙记
倚天毒龙记

话说张无忌与朱长龄双双跌落悬崖后, 张无忌避入石洞医好白猿巨疮后,得到奇遇; 原来巨疮内的包裹除了九阳神功外, 还有一块非金非木的令牌, 上面有些弯弯曲曲的图案, 原来是西域文字, 这些文字张无忌的父亲铁划银鈎张翠山, 通譊中外文字, 曾经在冰火岛上教过他.
令牌上写着」毒龙令」三个字, 原来当年尹克西和潚湘子一同带着九阳真经跑到西域, 机缘巧合下在白陀山西毒欧阳峰的家中, 得到了这片令牌, 尹克西熟悉西域文字, 知道这是宝物, 但他又不想潚湘子学懂, 结果…….但他们却没有机会修练就双双死了.
今日, 张无忌得到了毒龙令, 他突然想起黄难姑的毒经中, 最后一页写着 : 「欲成天龙, 先练毒龙; 毒龙一出, 万毒为我用 – 天下大乱; 天龙一成, 万法为我用 – 天下无敌. 张无忌得毒经后, 看到这一页却完全不明白, 所以亦没有去多想, 但今日一见毒龙令这三个字, 觉得应该是大有关连的. 于是, 他开始细细阅读毒龙令上的西域文字…..」一点元气催龙心, 神龙必现助功成.」 就只有这十四个字
于是, 张无忌尝试掌心托令, 运起他那一点丁的武当九阳功催动毒龙令. 未几, 毒龙令上出现了一缕紫烟, 跟着真有一个龙头的形象在烟中出现, 并对张无忌说: 咦? 绿面小子, 你有幸了得到毒龙令, 你或有机会练成神功! 但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张无忌问 : 「什幺问题?」
龙神问 : 「 你是否处子之身?」
张无忌答道 : 「我九岁那年, 中了玄冥毒掌后, 一直没有发育; 曾有数次接触女子, 但都因为中了毒掌后, 那话儿小得像脚指一般小, 亦软软得像根草, 恐怕到我死后都没有机会.」
龙神听了后哈哈大笑, 说着 : 「玄冥神掌?!」 跟着一缕烟直钻入张无忌左边的鼻孔, 不一会, 紫烟由张无忌的右边鼻孔喷出来.
龙神回头对张无忌说 : 你中这寒毒这幺久还未死去, 哈哈! 现在它不但不能毒死你, 还帮了你不少的忙呢!」
张无忌好奇的问 : 「我刚才还被寒毒弄得死去活来, 我想我不到七天便会死去, 它会帮我什幺忙?」
龙神道 : 「小子, 练毒龙诀本身要是处子之身, 吸入毒物练成内丹, 当内丹成长时每日要受百毒煎熬, 内丹成熟后还要受毒火焚躯七七四十九日后, 方能练成. 你本身中了寒毒这幺久, 身体又受过不同内功及药物的注入, 日后你练成神功后, 不但万毒为你用, 天下万种医药也是你的东西了. 哈哈… 「
张无忌更奇的问道 : 真的吗?
龙神笑道 : 之前很多人得了令后, 因为他们不是处子之身而练不到毒龙诀, 有些练到的却捱不了百毒之苦或毒火之威而放弃了. 以至此神功数百年来从未现世.可惜!可惜! 现在我已将你体肉的寒毒已被我转化成你的内丹, 以后你每天吸收天下毒物的毒后,慢慢培养毒龙内丹, 到毒力足够后, 毒龙破丹而出, 哈哈哈…….到时只要你不死, 就算练成了毒龙诀.」
张无忌又问 : 怎样吸收天下毒物?
龙神说 : 我每三天只能出现一个时辰, 你先好好练这套九阳神功来护住你的心脉吧, 我三天后再来教你.
跟着, 龙神就化成紫烟退回入毒龙令中; 张无忌半信半疑试试运起内力, 发觉体内寒毒已不知所蹤, 高兴得跳了起来! 他又按九阳真经所述开始修练.

三天后, 张无忌再次唤出龙神, 龙神道 : 小子, 这三天过得怎样?
张无忌道 : 后好呢! 这几年来每天都受寒毒之苦, 从没这三天睡得这幺好. 真是多谢龙神! 请受我一拜!
龙神笑道 : 哈哈, 那现在又要开始受苦了. 来依我口诀, 催运毒龙令
张无忌依照龙神口诀催动毒龙令,令牌慢慢喷出红色烟雾, 飘扬开去; 不到一刻, 张无忌见到附近山石泥沼之间都有毒虫爬出来, 慢慢走向自己.
龙神说道 : 你现在让它们咬噬, 让它们的毒液进入你身体; 你就运起你的九阳神功护住心脉. 你的内丹会慢慢吸收这些毒力的.
张无忌看见百虫爬身, 不其然打个冷震, 跟着就按龙神所说运起九阳神功护住心脉, 让自己的内丹吸收毒力.
龙神又道 : 你内丹已成, 每日都必需吸收毒力, 否则, 百毒回吐,你会全身溃烂慢慢化成血水.
无忌大惊 : 啊! 那之前的人练不成的是否都化成血水?
龙神说 : 不是, 因为在神功练成之前, 只要破了处子之身, 内丹便会被母体所吸去, 同时神功便会化去, 练者只是全身功力也化于无形, 要重头修练. 母体受百毒回吐, 化成血水. 但你在这绝谷之中, 想要破处子之身, 根本是不可能呢! 来吧, 好好修练, 我三天后再来.
无忌此时真的已骑上了虎背, 是下不得了, 只好强忍被毒虫咬噬, 慢慢苦练. 原来毒虫咬噬后, 偒口又痛又肿, 有些毒虫又爬到面上, 背上咬噬弄得无忌极之辛苦.
幸好九阳神功是一种专收摄心神的神功, 无忌每日一边吸收毒力, 一边修练神功. 转眼已过了四年多, 九阳神功已然练成. 而毒龙令的催运, 已续一转化, 红黄蓝白黑紫的, 每一种烟色, 是吸引一定距离的毒物过来. 到了最后的紫关, 方圆百里的所有毒物, 都已被无忌招来, 尽数吸收它们的毒力. 这四年多, 无忌的身体被毒虫不断咬噬已变得又黑又肿, 全身没有一点白肉, 而且肿胀得像只大肥猪一般. 同时, 整个本来是青翠流水的山谷, 被他的毒功汙染下, 灵猴飞鸟也一去无蹤, 因为只要接近山谷範围, 即被毒得化成飞灰, 花草树木亦变成毒花毒草. 变成一个死亡幽谷.

这天, 龙神说道 : 小子, 你的毒力已吸收够了, 现在你吃了这对黑白冰蚕吧!
无忌依话张一对黑白冰蚕吞入口中, 慢慢吸收它们的毒力, 冰蚕寒毒立时遍布全身, 令无忌如堕冰谷之内, 全身冻僵变成紫色; 与此同时, 无忌的毒龙内丹却慢慢的热起来, 续步变成了火炉一样燃烧紫色火焰起来, 很快, 紫色的烈火便从体内烧到体外, 令无忌痛苦难当, 在地上不停打滚, 即使他跳入冰潭中, 亦不能减轻毒火的煎熬; 毒火除了燃烧无忌的身体外, 更燃烧他的心灵, 当日每个曾经出现的女子 : 朱九真, 武青婴, 杨不悔….. 丁敏君, 班淑兰, 灭绝师太….等….. 都一一在无忌脑海中出现, 或豪放,或诱惑的, 尤其朱九真,武青婴当日诱惑他后跟卫壁交欢的情景, 更令无忌痛苦愤恨; 弄得无忌下体更如乾柴烈火的乾柴一样, 焚烧成炭化为灰. 毒火不断的燃烧煎熬, 由紫色烧了七日后变成黑色……每七日就变一种颜色, 在这七七四十九日中, 每天到了子时, 毒火都会减弱, 但同时亦是无忌慾念最盛之时, 当日父母亲交合的廿四式, 义父狂撞母亲花蕾的巨棒, 周紫若捉着自己的小手去摸她的玉穴, 纪晓芙教自己吻乳的技巧, 不悔含着自己的小鸟, 等等….
每一幕情境都弄得无忌死去活来,下体如火烧一般痛楚, 但又坚挺不倒, 极希望能插个痛快, 身心交错令无忌的心理变得邪恶了, 他暗暗发誓要捣破所有女子的蜜穴. 誓要插破她们的花芯.

终于, 到了毒龙破关的一剎, 一度急旋直捣丹田深处, 然后爆发直冲下体.
砰!!! 的一声巨响. 张无忌全身紫黑色的烂肉爆开. 浓烟消散, 现出一个精干的身躯. 六呎的青年, 俊俏的面孔, 坚实如铁的肌肉, 还有一条软下来也六吋长的乌黑色的毒龙.
龙神哈哈大笑的说 : 好! 好! 好小子! 恭喜你! 你的毒龙诀终于练成了.
张无忌恭敬的道 : 多谢龙神活命之恩! 更让我练成神功, 真的感激不尽.
龙神道 : 小子, 来吧! 先把整个山谷的毒气都吸收, 化为己用. 之后再把你的一把精射到毒龙令上.
无忌奇道 : 啊! 何解?
龙神道 : 现在你神功大成, 这个山谷原为你储毒之用, 现你已能将它们纳为己用了, 而且我已能跟你心意相通, 只要你将精液射令牌上, 令牌便会缩小, 你将令牌带在身边, 我便可随时和你说话. 而且, 我们谈什幺, 外人都听不到的. 到有一天, 你要是不想我再跟着你, 你只要把我掉入海中, 你十天内不来寻我, 令牌便会回覆原貌, 等待下一个有缘者.
无忌 : 明白, 我一定不会掉下你的. 请接受我的第一度精.
于是, 无忌便依法吸纳整个山谷的毒气, 只见遍布山谷的黑气都钻入他的鼻孔中,所有毒花毒草亦化成飞灰, 钻入无忌身体中. 之后无忌再製起自己新生的巨龙, 按龙神的指示, 幻想之前所见的美女与之交欢, 受其淫慾; 但因为他的神龙已非凡物, 足足弄了三个时辰, 才能发射第一度精液于毒龙令上.

毒龙令吸纳精液之后, 整个缩少了变成能挂于胸前的令牌. 无忌将牠挂于颈上, 跟着将九阳神功, 医经和毒经埋好后, 便出谷去.


走到洞口, 无忌才发觉自己已非当日的小孩子, 体形是无法钻得出去的, 正在烦恼之际. 龙神就对他说 : 使用」灵蛇变」, 令全身变得柔若无骨, 只要头颅能过得到, 你就能过去.
无忌马上运起神功, 身体便如灵蛇一样, 在洞内游走, 转眼已出了山洞来到石台.
变回身体后, 他看到地台上一具黑色的骷髅, 他看见骷髅的残破衣服, 想起这该是朱长龄的骷髅吧, 他一定是被经过的毒物毒死了.
此时, 龙神又道 : 这人已变成毒骷髅了, 你用化骨掌化了他, 吸纳这些毒力吧!
无忌便运起化骨掌, 把朱长龄的骨头化成飞灰, 再全部吸入体内化为己用. 然后将朱长龄遗下的破衣服穿在身上, 覆盖自己多年没有衣服的身躯.
此时正是深夜时份, 无忌仰天望去, 满天星光灿烂悦目; 一时间又感怀身世, 极目处他见到一点细小的光点在闪动, 他知道那不是星光, 应该是火光, 于是他便向崖顶慢慢爬上去, 原本光滑的崖石, 在他的龙爪下仍可着力, 他就知道毒龙诀真的是非比寻常的武功. 无忌一抓一抓的向上爬, 足足爬了一整天才到得山顶, 但他一点也不感到疲倦. 龙神跟他说那是因为他的毒龙诀在九阳神功的配合下能生生不息地运转.

无忌来到了那灯光的屋子, 因他神功已成, 在十丈外已能听得到屋中有两个人,与及他们的谈话…..
其中一人在道 : 阿牛师弟, 你是否已请小师妹带了詹师姐来.
无忌一听, 认得那是当年苏习之的声音, 他所说的詹师姐, 一定就是詹春柔了. 但他们不是要结成夫妇吗? 为什幺叫她做师姐呢?
另一人说道 : 苏师兄你大可放心, 师妹虽然是师父的掌上明珠, 但她和我最是要好, 之前我只敢和她亲咀和摸摸, 但是, 今天之后, 我们就要跟师父和六大派相议下月去围摷光明顶!
无忌听到这里马上全身一震, 围摷光明顶 ? 莫非他们要围摷明教, 那不悔妹妹岂非很危险?
接着他又道 : 我已叫小师妹带了」崑仑奴」 来, 今晚除了你可夺回詹师姐外, 我也可以替小师妹开苞呢!
苏习之道 : 难怪这年多来小师妹的守宫砂还在, 原来你还未弄到手. 可惜我的春妹, 在我们成亲之后, 被师父带了出去办事, 回来后跟我只有夫妻之名, 再无夫妻之实. 我还是上个月听到你跟三师母欢好时才得知有」崑仑奴」这种药.
阿牛道 : 哈, 三师母是我妈的妹妹, 当年她被师父骗了, 被他用崑仑奴肏了, 就变得对他言听计从, 从一而终; 但因为师父太爱新鲜, 冷落了她, 她本身的慾念克服了崑仑奴的药力, 把我引荐给师父到崑仑派来学武, 实则让我每晚为她解慰. 她说她也是从大师母跟师父吵架时, 无意中听到他们说到」崑仑奴」这药. 后来她悄悄偷入掌门的练功房, 终于知道」崑仑奴」是什幺东西?
「崑仑奴」是一种对女性才有效药液, 男人将它涂在阳具上跟女子交欢, 若那女子先于男方洩了, 那女子从此就会成了男的奴隶, 男的当场吩咐她, 即使要她忘记什幺都可以, 除非那男的再用」崑仑奴」肏她, 否则那吩咐的事是不会改变的. 但若男的比女的早洩了, 那功效就只会维持三天. 三师母当日就是比师父迟了才洩, 所以」崑仑奴」的药效后来没有了.
苏习之说 : 「一会儿, 我们各自点了她们的穴道, 各自到一间石屋去, 我只要得回我的春妹就好了.」
阿牛道 : 我曾阿牛今日就会变成崑仑派的女婿, 只要我躲起来, 当师父和六大派围摷魔教不成后, 我就是崑仑派的主人了. 哈哈哈…..
苏师兄, 这里还有两颗金枪丹, 我们一人一粒, 待会你就不会比师姐早洩了.
苏习之说 : 唉! 若不是为了春妹和我两个孩子, 我今日就该一刀杀了你.
曾阿牛却笑道 : 哈哈…..你一会儿美人在抱, 你就不会这个面目了. 咦?她们来了.

无忌在外面听到, 也觉得这个曾阿牛的行为可耻.
就在此时两个窈窕的身影慢慢向小屋走来, 其中一人道
詹师姐快点来啦, 阿牛哥等了很久啦!
詹春柔却笑道 : 真不明白妳为什幺喜欢那个大鬍子, 妳是二师母的女儿, 他是三师母的外甥. 师父一定不批準妳们的.
「阿牛哥, 我们来了!」
曾阿牛回应 : 小师妹妳们来了, 詹师姐.
曾阿牛引她们入屋后, 随手关了门. 詹春柔就看到苏习之在屋内
她马上板起了面, 转身想走; 就在此时, 那小师妹就快手在她身上点了几下, 封了她的穴道.
跟着说道 : 好师姐, 怎幺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就要跑? 嘻嘻… 送佛送到西
苏师兄, 老婆还给你啦, 这儿一瓶」崑仑奴」, 不阻你们团聚了.
阿牛哥, 我们到外面走走」
小师妹和曾阿牛就出了屋外, 她拉着曾阿牛的手马上跑到屋后去, 然后悄悄的说 : 「阿牛哥, 快来偷看他们. 嘻嘻」
在月光下, 张无忌看到曾阿牛是个满面鬍子的青年, 看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 而那个小师妹是一位艳丽的姑娘, 一双碧眼带点邪气, 笑起来有两个酒窝, 格外诱人.
曾阿牛却对她说 : 碧儿, 我叫妳带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碧儿道 : 都带来了, 所有的崑仑奴, 银两手饰等…都带了. 不要说了, 快来, 我要看看他们两个…嘻嘻
无忌轻功了得, 跟着她们两人不到五呎的位置, 他们都没发觉, 只见她们摄手摄脚的来到屋后, 在小窗外偷看苏习之和詹春柔
看到苏习之将詹春柔躺平在床上, 轻轻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 月色下, 看到詹春柔白白的肌肤, 苏习之爬在她身上, 细细吻她的身体, 他一边吻一边说 : 春儿, 我知妳喜欢我吻妳的身体, 记得成亲那晚, 我们是多快乐的. 但想不到师父竟用」崑仑奴」来夺去妳, 现在我要用」崑仑奴」来夺回妳, 请妳见谅.
詹春柔只是板着面口, 怒目而视一句话也不说….
跟着苏习之就吻到她两腿之间的蜜穴, 他一吻一黏的轻啜她阴唇, 詹春柔原本板着的面, 在身体的自然反应下, 慢慢地喘气, 乳头也在苏习之的剌激下, 发硬起来了, 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大, 越来越沈重. 苏习之在刚才的金枪丹影响下, 下体已崩得紧紧的, 一条热棒雄纠纠的向着詹春柔, 跟着苏习之在阳具上涂上了 」崑仑奴」 后开始慢慢地插入詹春柔的体内, 令她不期然地轻呼起了一声 : 呀~~~
苏习之听到她的呻吟后, 便开始向她抽送, 一下一下的抽插着, 节奏亦同时由慢而快, 詹春柔的叫声, 亦由慢而快, 开始享受着抽插带来的快感, 苏习之为要夺回爱妻, 当然努力不懈的服待, 除了抽插外双手也忙着搓弄詹春柔的乳房, 要令詹春柔能够快点到达高潮………..
同时, 窗外的曾阿牛亦趁机伸手去抚摸碧儿的乳房, 起初还是隔着衣服的, 慢慢已伸进去轻捽她, 又在她耳边吹着, 轻咬着. 碧儿双手抓着墙壁, 不敢郁动, 身体却享受着阿牛的爱抚, 可能她未经人事, 所以很快她满面通红, 呼吸已很重, 心跳声也很大, 大得连张无忌也听得到. 只见曾阿牛正慢慢地解开碧儿的衣服, 他连自己的衣服也开始脱去. 当他拿出」崑仑奴」时, 龙神突然对张无忌说 : 点倒他们
无忌马上飞快的点了曾阿牛和碧儿的穴道, 而屋内的苏习之正努力地肏着詹春柔. 他每一下的抽插, 都令詹春柔轻呼出来, 痛快的享受着. 只听她说道 : 好哥儿我要洩了. 呀~~~~ 继续肏我吧! 我全都是你的.
苏习之见时机已到, 就边肏边说的 : 我的柔儿, 从今以后妳都是我的, 任何男人妳都不会去看一眼, 妳会是我的好妻子, 我孩子们的好母亲. 好吗? 詹春柔回应道 : 好, 好丈夫, 我以后只给你肏我, 我是你的好妻子, 孩子们的好母亲. 亲爱的, 再大力的肏我吧! 呀~~~~呀~~~~~呀!!!!!
在外面, 龙神却对无忌说 : 先把他们带去崖边的山洞, 地上的东西一併拿去.
无忌就夹起两人, 飞身去到崖下三丈的山洞.
到了山洞龙神就对无忌说 : 这个女的是处子, 只要你的毒龙喝到处女精血就能形成天龙诀的内丹, 之后吸够女子的内力, 天龙诀就能大成.
你现在先吃了那些崑仑奴, 以后你的身体就能製出崑仑奴.
无忌依话喝下所有崑仑奴, 身体马上明白了它的药性. 亦知道自己的身体因毒龙诀的威力, 马上就能生出」崑仑奴」
同时龙神化成一缕烟的钻进曾阿牛的鼻孔, 不消一刻便钻回来对无忌说 : 我已取了这小子的记忆, 你将这个小子用」臭皮囊」化了吧!
无忌却反而不同意, 「慢着, 待我先问清楚他, 六大派何时攻打光明顶」
龙神却说 : 不用了, 你我心意相通, 你想一想马上便知道
无忌心念一转马上就有答案, 原来这个十六岁的女孩, 是何太沖和二娘所生的, 因为何太沖太花心又好色, 虽然班淑兰管得他很严, 但他总是找到机会, 聚了五个妻房外, 又搞了所有的十二名女弟子, 大部份都是用崑仑奴弄的, 所以每个都只听他的说话. 这几天他和班淑娴及其他男弟子们正和六大派聚合, 相量步处如何攻打光明顶, 準备一举灭了魔教. 但因为攻打魔教太过兇险, 所以何太沖留下所有女弟子, 名义上是保护派中妇孺, 实则不想自己的女人去犯险.
因为曾阿牛是三夫人的」亲人」, 除了是她姐姐的儿子外, 更是她寂寞的慰藉者, 再加上三夫人派了他和苏习之出外办事, 所以他们两人能迟三天出发去 合其他人, 但曾阿牛贪生怕死, 决意弄了何太沖的女儿后, 避了那场大战.
无忌想到这里已经忍不往, 一手叉着曾阿牛的颈项, 口吐黑气钻入曾阿牛口中, 一阵滋滋之声后, 黑气从回无忌体内, 曾阿牛就只剩下一副皮囊连着毛髮掉在地上. 张无忌在皮囊背部开了一道口子, 脱掉自己的衣服钻进皮囊去, 全身上下大致都合适, 头面手脚都适合自己的身型, 惟独是那话儿, 比起现在的无忌则小了很多. 无忌低头一看后, 拿起小刀, 就将皮囊的那话儿割掉, 他自己的巨龙, 才能在那洞口伸出来.
跟着无忌过去解开了碧儿的穴道, 一边吻她一边搓弄她的乳房, 她慢慢转过神来轻呼道 : 阿牛哥, 为什幺我们来了这里?
阿牛道 : 我俩自己开心, 不用理他们了,」
跟着扯开了她的衣服和肚兜, 露出洁白的胸脯, 粉红色的乳头, 无忌马上使出当年纪晓芙教他的吻乳絶技, 吻吮碧儿的乳房, 弄得她热情高涨, 更主动伸手去摸无忌的下体.
惊呼道 : 咦? 阿牛哥, 怎幺今天变得这幺大?
无忌说 : 他今天是为而变成巨大的
碧儿说道 : 会很痛的吗?
无忌说 : 只会快乐, 不会痛的
说着, 就慢慢张巨龙插入碧儿已经湿润了的蜜穴中, 同时无忌按龙神的指引, 口中喷出迷幻催情毒 – 意乱情迷, 让碧儿只觉得快乐要被肏, 而不痛楚; 无忌插到一半的时候, 遇到了阻碍, 于是他吸一口气, 用力一挺腰, 就好像听到」泡」的一声, 碧儿」哇!」的一声, 同时十指就用力抓着无忌, 无忌知道这就是破处的一刻.当毒龙喝到处女精血后, 马上就变得活跃, 在内里不停跳动, 左冲右撞, 伸缩抽插; 弄得碧儿极度畅快, 口中呵呵地叫!!! 意态极至;

毒龙吸吮着碧儿的精血后, 天龙的内丹也因为处女精血而形成了, 毒龙的跳动吞吐, 除了把碧儿弄得疯狂起来, 无忌也同时疯狂起来, 两人在水乳交融下互相慰藉, 深吻, 吸纳; 同时无忌亦运起了」崑仑奴」的神效, 在两人翻云覆雨之下, 碧儿在极度欢愉下, 呀~~~~~~~~ 的一声把她的阴精洩了.
无忌见此机会马上对碧儿说 : 亲爱的, 今后妳就是我的人, 一切都要听我的说话! 知道吗? 碧儿回答说 : 主人, 碧儿知道.
「呀~~~~呀~~~~~好舒服呀, 主人碧儿很爱你. 呀~~~呀~~~~呀~~~~~
无忌每一下的抽插, 都令碧儿欢愉地呻吟叫好.
由于碧儿本身的体质特殊, 加上张无忌也是第一次和人交欢, 就在碧儿再次洩精时, 无忌亦把自己的第一度精, 热辣辣地射进碧儿的子宫内. 两人同时高呼 :
呀~~~~~~~~~~ 跟着就紧紧地搂着对方.
无忌感到碧儿的身体还在震动着, 于是紧紧搂着她, 吻她的面颊.
良久, 无忌才慢慢的从碧儿身体退出来.
这时, 龙神道 : 请抹一把她的精血在我上面
无忌照做后, 龙神闪出一点精光. 跟着道 : 好了, 你现在天龙诀的内丹已成, 只要你不断去肏有内力的女子, 积聚到两个甲子(即一百二十年)以上的女子内力后, 再破一个处子, 天龙诀就能大成, 到时你就天下无敌. 哈哈…..
还有, 每个女子只会被你吸到一半的内力, 而且每个女子只能吸一次, 再肏也不会吸到对方的内力. 这个女孩只练了两年内力, 你吸了一半只得一年, 离两个甲子还有很远.
无忌道 : 明白, 那我们到崑仑派去, 那边每个女子都练过武功, 待我去吸个饱饱的!
龙神道 : 哈哈哈哈……小子, 果然色胆包天
无忌道 : 哼! 当年何太沖迫死我父母, 对我又因将仇报. 今天只肏他的女儿可不够呢! 我要去乱了他的崑仑派, 方可洩我心头之恨!
转头道 : 碧儿, 带我到崑仑派去见妳的母亲!
碧儿道 : 是, 主人!

两人回到崖上, 已不见了苏习之和詹春柔的蹤影, 黑夜间, 无忌亦能视物如白昼, 他极目望去, 只见远处有四条小小的灰影正往东边走去, 想是他们一家四口正离开崑仑派, 此后绝迹江湖……..


无忌藉着龙神取了曾阿牛的记忆,和新开苞的碧儿走回崑仑派; 到了门前碧儿问道 : 主人, 我们现在去见娘亲吗?
无忌道 : 不, 先到丹房去, 那是其他弟子的禁地, 我们先去看看.
碧儿道 : 是, 主人
碧儿就带着无忌左穿右柺的到了一道走廊, 走廊的尽门没有门口, 碧儿按动墙壁上的机关, 墙上便出现一个入口, 他们便一起走进去.
无忌从旁轻吻碧儿一下, 然后道 : 宝贝真乖!
无忌只见房内, 大大小小的又瓶又樽, 儘是药物, 还有就是很多的秘笈, 想是崑仑派历代祖先所遗下的.
此时, 龙神说道 : 你就把这些药物, 不论有毒与否都尽数吸纳吧. 吸纳以后你就能随时运用. 这就是毒龙诀的威力.
跟着无忌吩咐碧儿, 把那些药物都取出来, 让他续一吸纳. 一瓶又一瓶, 一盒又一盒, 不论是人蔘或鹤顶红, 无忌都全数纳入体内. 当中竟然发现有不少是催情的药物, 无忌足足吸纳了一个晚上才把丹房中的所有药物吸清.
同时, 他又发现书架上的各种秘笈中, 缺少了一套原本写着逆崑仑的秘笈, 他便问碧儿, 碧儿说道 : 本派是有两仪剑法的, 我爹和大娘就是练这套剑法, 但我却不知道有逆崑仑这武功. 呀! 对了, 两年前爹曾对弟子们说过, 崑仑两仪剑法不应一男一女去修练, 就好像他与大娘的那种, 是因为他们天赋使然, 才有这样的成就, 之前曾有我派的叛徒, 使用一男一女去修练, 说是逆崑仑两仪剑, 但那是魔道结果两人走火入魔的死去了.所以, 两仪剑法绝不可一男一女去修练.
无忌道 : 啊! 这可奇怪. 好了, 宝贝妳疲倦了, 好好先睡一教吧! 跟着他随手点了碧儿的昏穴, 让她睡着了. 跟着抱她到床上去盖好被子. 自己却跑了出去.

跟着曾阿牛的记忆, 很快就来到三娘(即阿牛姨子)的房外.
说着 : 三娘, 妳派弟子所办的事已经完成, 弟子阿牛回来覆命
房中有一女声回应 : 好, 拿进来吧!
于是, 无忌便推门进房, 顺手亦将房门关好
回头但见房内满是粉红的丝绸帘幕, 幕后一个女子的影子坐在贵妃椅上, 看不清她的面貌及衣饰, 但无忌已知道她就是阿牛的小姨, 她见到阿牛就说 : 爬进来!
无忌依言伏在地上, 像狗一般的爬进去, 因为他知道曾阿牛每次都是这样的.
他爬进去后, 回一看但见一个, 淫眉细眼, 瓜子口面的少妇, 她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兜肚,上面綉了一对蝴蝶, 身上只披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粉红纱, 她一见阿牛, 双眼已喷出了淫火, 跟着说道 : 哼! 叫你去做一点小事, 怎幺去了这幺久?!! 是不是跑去找其他的女人.
无忌笑道 : 怎会呢? 我是去弄了这本和合十二式回来和妳一同修练.
三娘笑道 : 死鬼! 什幺叫和合十二式拿来给我看看.
无忌就将丹房内的那本和合十二式交给三娘, 只见她一页一页的翻看, 每一页都是一男一女赤裸身体的, 在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在抽插, 当中画功精细, 而且描述的姿势又很详细, 看得三娘开始面色微红
无忌见此便开始伸手去爱抚三娘的身体, 由隔着薄纱到直接摸到她的肌肤,由在耳边轻吹到吻在她的耳窝,再得三娘呼吸沈重, 跟着无忌伸手去抚摸她的下体, 发现她已非常湿润, 她轻轻的躺在贵妃椅上任由无忌脱去她身上仅余的肚兜, 她坚挺的乳房, 雪白的肌肤看得无忌也为之一晕
她却嘟咀地笑道 : 又不是第一次看, 有什幺好奇怪! 来, 吻我的乳房
无忌依言伏身去吻她的乳房, 轻吮她的乳头, 令她轻轻的呻吟着
从阿牛的记忆中, 无忌得知这个三娘特别喜欢乳房被吻, 无忌开始时还装着曾阿牛的吻法, 但见三娘只是享受但不够兴奋, 于是无忌便加入了当了纪晓芙所教的吻乳法, 令三娘享受之余也极之兴奋, 同时无忌的五指也不断抚弄她的蜜穴, 令她淫水不断………跟着三娘柔声的说道 : 来吧! 插我!!!
无忌便一边吻她的乳房, 一边脱去自己的衣服, 对好了身位. 强腰一挺!!!
将巨龙一插没顶!!!!!
就在无忌一插之后, 三娘突然有所知觉, 两手用力叉着无忌的颈项. 问道 :
你不是阿牛!! 你到底是谁?! 他的根没你的粗大?
无忌虽然披着曾阿牛的皮囊, 外表跟曾阿牛无异. 但是他那根巨龙却是真真实实是无忌本身的. 想不到一插就被三娘所发现.
无忌见三娘只是双手叉住他的颈,双脚却依然绕着他的腰, 阴道还在一下一下的夹着无忌的巨龙. 于是, 无忌一语不发, 只是慢慢地用下体抽送着巨龙.
三娘却说 : 噢!~~~ 你快说~~~~~呀! ~~~~~ 否则…..呀! 否则, 我叉断你的颈!
她用力的抓着无忌的颈, 但觉无忌的颈项是很强劲的, 自己的力量根本叉不死面前这个容貌根曾阿牛一样的巨根者. 同时, 她下体亦受了原始慾念的感应, 自己三十年来都没有尝过这样的巨根, 很怕自己吓走了对方, 所以双脚绕得紧紧的, 不让对方走开.
无忌见状笑道 : 上天知妳每日慾火难熬, 所以派我巨龙神借这小子身体, 扑灭妳的慾火. 来吧! 尽情地享受吧!
无忌一边说着一边加快自己抽插的速度, 同时九阳神功的催动下, 他的巨龙变得更粗更强, 每一下的插入都插到三娘的花心. 插得她嘶声狂叫. 无忌亦跟着那本和合十二式的图画, 一一用在三娘身上, 和她翻云覆雨, 癫倒乾坤. 眼见三娘双眼开始反白. 无忌耳边突然听到龙神说道 :崑仑奴
无忌马上醒觉, 在巨龙上放出崑仑奴, 就在此时三娘一声长呼 : 啊~~~~~~~~
跟着说道 : 很爽呀! 主人! 主人有什幺吩咐?
龙神便教无忌说道 : 妳睡醒后, 就要忘记我是谁, 要记着妳除了何太沖外, 每日亥时就要找个男人来练和合十二式, 知道吗?
三娘回应道 : 知道! 主人!
跟着无忌反覆使用和合十二式抽插了三娘两个多时辰, 令她洩了十多次, 才让她沈沈睡去……
龙神却突然说道 : 咦? 原来这和合十二式, 能令你的内力运转更畅顺! 你试试看.
跟着无忌催运九阳神功, 发觉果然比之前更能运转如意.
龙神又道 : 咦? 这个三娘也只练过两年的内力, 看来你要练成天龙诀, 还需多插一些女子. 哈哈…..
无忌笑道 : 那先肏完崑仑派所有女子吧! 哈哈哈哈…….
无忌回到丹房后, 看到躺在床上的碧儿, 马上又爬光她身上的衣服, 将自己还是坚挺的巨龙整根插入碧儿的蜜穴中, 才拍开她的穴道, 让她转醒.
碧儿缓缓转醒, 感觉到蜜穴正被插着, 娇柔地对无忌说 : 阿牛哥, 呀~~~ 这一觉睡得真甜, 吖~~~~~ 你弄得我很酸呢~~~~~
无忌没有回答, 只是将自己的火棒用极慢的动作去郁动, 很慢很慢的退后, 很慢很慢的前进……热热的火棒在碧儿的玉洞内, 缓缓地蠕动着, 弄得碧儿由阴道壁上感到很热很痒, 那痒法由阴道慢慢传到心上, 痒得她的蜜穴不停地流出淫液, 痒得她伸手去拉无忌的屁股, 痒得她真呼 : 好主人, 求求你, 碧儿受不了啦! 请你用力的, 狠狠的插我吧! 求求你!!
无忌就看着她那极淫, 极渴求的表情, 心中更是一乐, 于是就将她双腿架在自己双肩上, 然后双手抓住她那对混圆的乳房, 跟着发动腰力, 一抽一插地推进
每一下的抽插, 碧儿都发出她原始的极淫的嘶叫声~~~ 她双手按实无忌那双抓住自己乳房的手, 不停摆动腰部, 好让无忌插得更深. 口中不停地 呀!~~~~ 呀!~~~~ 呀!~~~~~ 地叫着, 不一刻, 她的蜜穴就喷出淫水来, 滋滋不断, 整张床被都弄湿了. 无忌记得胡青牛的书中有道 :某些女子于极至之时就会潮吹喷精. 无忌想这就是潮吹的现象. 虽然, 碧儿把整张床都弄湿了, 但无忌依然没有停止的继续狠狠地抽插她, 插得她双眼反了又反, 白了又黑. 口中只有呵呵的声. 跟着更全身肌肉崩得紧紧的, 随着而来就是剧烈震动. 就在她震动的时候, 无忌也将刚才未有射给三娘的精液, 全数射入碧儿的子宫之内. 口中也呀~~~~~~ 的一声. 两人同时到达了极尽欢愉的一刻.
之后, 无忌就伏在碧儿的身上, 两人双双地睡去.


当他们醒来时, 已是二更时份, 无忌对碧儿说 : 宝贝, 我们一起到厨房弄些东西给妳娘亲吃好吗?
碧儿奇道 : 阿牛哥, 你懂煮菜的吗? 我都不知道的!
无忌笑道 : 要孝敬岳母大人嘛, 当然要撚一手好菜啦!来,穿好衣服, 我们去弄菜.
跟着两人跑到厨房去, 无忌随便便弄了一蛊补汤, 三道小菜, 由碧儿带领下, 来到她母亲的别院外, 只见院门旁边有着一棵桃树, 蟠桃已然成熟发出阵阵香气, 无忌心念一动, 随手摘了一朵桃花, 在手中一弄后, 放了入那汤蛊之内.
碧儿已跑在前面去找她的娘亲, 无忌快步跟上, 进入了一间房间, 房内布置简扑和三娘的粉红艳丽截然不同. 无忌将小菜放在 上, 然后站在门旁, 因为他知道碧儿的母亲一向对曾阿牛没有好感, 不喜欢他和碧儿交往, 而二娘自己, 则因为生了碧儿后, 再没有养以至何太沖另聚几个, 一气之下就住进这个别院, 很少见其他人, 未几, 碧儿拖着一个中年妇人出来, 只见她双目如剑, 青钗秀髮, 虽已四十多岁但英气之中仍有一份艳丽, 她怒目直视无忌, 好像要杀了他一般.
无忌低头敬礼道 : 二娘妳好, 弟二给妳做了些小菜, 请慢用.
二娘则道 : 呸! 小子, 我已跟你说过, 不要再缠着碧儿, 否则我便杀了你, 难道你以为我不会吗?
碧儿马上慌忙的说道 : 妈, 先不要动气, 妳身子不好, 阿牛哥炖了些补品给妳
说着, 碧儿拿开汤蛊的盖子, 登时香气四溢, 淡淡的桃香飘送. 二娘不想女儿不高兴, 只好张口喝了半碗, 突然忽有所觉的抛掉碗子, 飞身到墙边拿起她的青锋剑, 青锋出鞘指着无忌道 : 小子, 你在汤内下了什幺?!!
无忌轻轻笑道 : 没有什幺? 只是会令二娘妳快活的桃花瘴. 二娘不用仇, 待会我会好好的服待妳, 就好像我服待碧儿一般. 嘿嘿…..
二娘怒道 : 蓄生! 我杀了你!.
二娘挺剑直剌无忌, 她出剑快捷淩厉, 眼看无忌是避不了这一剌的, 但是, 剌到离无忌身前一呎的地方, 青锋剑突然 「噹!」 的一声掉在地上.
二娘原本是何太沖的师妹, 原本要和何太沖一同练两仪剑, 但却被班淑娴以威压手段, 强嫁了给何太沖, 后来何太沖又贪图二娘的姿色, 偷偷搞上了, 还有了碧儿这个胎儿, 二娘便嫁了给他做妾, 但二娘本身的崑仑剑法, 功力之强实与何太沖相差不远, 青锋剑在她手上二十多年, 从未如今天一样掉在地上.
无忌看在眼中, 咀角带着姦淫的笑容说道 : 随了桃花瘴外, 我还加送了一度失传了百多年的」悲酥清风」在汤中呢! 嘻嘻…..
二娘突觉全身软弱, 一点内力也使不出, 连站也站不稳, 缓缓地坐在地上. 她转头一看自己的女儿, 却见她已被无忌点了昏穴, 沈沈睡去,.
无忌笑道 : 有些事情, 做母亲的是不应让女儿看到的, 对吗?!
二娘怒道 : 蓄生! 我一定杀了你, 吃你的肉, 饮你的血!
二娘虽然愤怒, 可惜就是用不到力, 就好一头待宰的羔羊一样.
无忌一手把她抱起道 : 哈哈…… 我一会就给妳喝! 哈哈
无忌将二娘放在床上, 然后一件一件的将她身上的衣服脱去, 二娘又羞又怒双眼发红. 因为数十年来就只有何太沖看过她的身体, 她生了碧儿之后就连何太沖也没有看过. 她十六年来躲在别院中, 连阳光也少见了, 所以她的身体白得像没有血般, 一对混圆的乳房白里透红, 坚挺不坠. 在她盛怒之下, 血气运得起来, 非旦不能解除悲酥清风的毒力, 更加快了桃花瘴催情药的发作!
二娘口中只道 : 蓄……蓄生…………恶…….恶…….魔………., 我……….我………..
无忌见状, 知道桃花瘴已发挥作用, 就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弄着二娘的乳头, 这样的剌激下, 二娘的乳头慢慢变硬了, 口中只是 : 呵~~~~呵~~~~~的呼着气!!!
无忌用另一只手伸到她两腿之间, 拨弄着她的黑草丛, 触碰到她的阴唇, 轻捽她的阴蒂……..
二娘极想紧敝双唇不发任何声音, 可是在药力影响下, 她就不能控制自己, 还主动的分开双脚, 让无忌更易触到她的阴户. 口中就不停的叫道 : 蓄……蓄生……不…..不要………….停……….不, 不………不……..要……呀……..停……….不………不………..呀………..噢………呀……….
无忌两手的节奏不断加快, 令二娘的反应不断加剧, 很快, 二娘已完全被药力控制了, 身体不断摆动地迎合无忌双手, 未几就口中狂呼一声 : 呀!!!!!!!!!
全身剧烈震动起来!!!!!

无忌才慢慢停下他的动作, 鬆开双手, 但二娘反而捉着他的手, 并说 : 好人, 请给我! 抱我!
无忌笑道 : 给妳什幺?!
二娘没有回答, 只用自己仅余的气力, 圈着无忌的颈拉他热吻起来, 他们四唇交接, 热热的吻着, 深深的吻着, 无忌一边吻着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 两手不停搓弄二娘的乳房, 他们深深长长的一吻之后, 二娘轻叫着 : 肏我, 请肏我…….
无忌便爬上二娘身上, 準备一插到底之际, 二娘突然说道 : 请轻一点, 我很久没有了.
无忌明白, 她真的十几年没有肏过, 于是将巨龙对着她的阴户, 轻轻的碰撞着, 他每撞一下, 二娘的双腿便分开多一点, 十数下之后, 二娘的阴户已能含着无忌一小半的龙头, 跟着无忌慢慢的挺进, 每入一分, 就停一停, 好让二娘慢慢适应,
二娘也配合着, 每到能够接受时就点一点头, 让无忌知道能继续前进. 终于, 无忌完全将巨龙插入二娘体内, 二娘轻呼道 : 嗯! 很满, 很胀! 呀~~~~ 来吧! 可以了, 请用力操我吧!
无忌闻言也不客气地开动攻势, 一下又一下地抽出, 一下又一下地插入, 慢慢地改变节奏, 由一出一入的抽送, 变为三浅一深的抽插, 又变成九浅一深地插着, 跟着又回到一出一入的狂插她. 不断的抽插令二娘慾死慾仙, 快慰无限.
口中不停地叫道 : 噢!~~~ 很爽! ……呀~~~~呀~~~~~用力~~~~~呀~~~~~~
她好像已忘了刚才想要杀了无忌的样子, 在尽情享受着她久违了的肏穴, 无忌每一下的抽送, 都引发她心深深处的慾念. 极尽欢愉下开始洩精.
就在这时龙神急道 : 崑仑奴
无忌马上从欢愉中醒觉, 运起崑仑奴和悲酥清风的解药, 跟着二娘一边洩着一边叫道 : 啊~~~~啊~~~~真是太美好了. 主人, 请吩咐奴婢 啊~~~~~~~
无忌说道 : 好, 你要忘记我是谁, 好好睡一觉, 睡到三天后才醒, 醒来后就带妳的女儿和崑仑派的秘笈找个没人认识妳们的地方, 好好修练吧!
二娘说道 : 知道, 主人!
跟着无忌再狂操了两个时辰, 将和合十二式用了两遍, 才在二娘的口中发射了今天的第二度精. 而二娘于喝了所有精液后, 亦筋疲力竭地缓缓的睡去了.
跟着龙神就对无忌道 : 这个二娘本身有三十多年的内力, 你吸了一半现已有差不多二十年的内力了.
无忌笑道 : 想不到她这个年纪还这幺好操, 哈哈……. 好, 下一个操四娘还是五娘好呢?
龙神笑道 : 小鬼, 先弄醒你的碧儿, 问问那两个娘的事情, 因为曾阿牛都好像没见过她们.
于是无忌便解开碧儿的昏穴, 让她醒来, 便道 : 宝贝, 起来吧! 妳妈已睡着了.
碧儿睡眼矇眬地, 跟着无忌走出庭园, 无忌看到树上已熟的桃子, 突然心念一动, 便对碧儿说 : 我们摘些桃子, 送给其他师姊吃吧!
碧儿拍手叫道 : 好呀! 她们都喜欢吃桃子的, 尤其是五娘, 她以前很爱吃的, 但自从五年前, 病过以后, 就整天躲在房内闷闷不乐的, 偶尔找一两个师姊替她洗脚外, 就都不见人, 好像得了什幺病似的.
无忌听了也是心头一震, 好像想起了些什幺事, 但他跟着又问 : 那四娘呢? 她喜欢吃吗?
碧儿则嘟长了小咀的说道 : 四娘比我妈还要深闺, 我都好几年没见过她了….. 有次我去探她, 她说自己病了, 所以不便见我, 也不知是什幺病, 只是不见人.
妈说四娘是很固执好胜的, 她武功比我娘的还要高, 爹爹和大娘都和她是伯仲之间, 嫁了爹后不久, 就把自己锁在园中, 跟着就听说她病了, 要夏剑师姐去照顾她. 爹爹好像都很怕她的.
无忌一边听她说四娘与五娘的情况, 一边採摘桃子, 同时又在桃子上种下桃花瘴催情药. 採摘了十来个后, 就对碧儿说 : 那我们先送桃子去给五娘吃好吗?
碧儿笑道 : 你是主人, 你说怎样便怎样吧!
他们嘻嘻哈哈的来到五娘的房外, 刚巧师姐冬冬 着一桶热水来到, 她见到碧儿和阿牛就说道 : 咦? 阿牛师兄, 你不是跟师父去了吗?
无忌道 : 我是刚替三娘办完事回来的, 準备过两天便去会合师父.
冬冬就道 : 那就好了, 五娘刚好要找人替她洗脚, 她今天说要找个男的师兄, 我跑遍整个崑仑派, 都没见到个男师兄, 正想硬着头皮替五娘洗脚, 但你知道她一不高兴就会找师父出气, 师父一气就有人要遭殃了! 你在这里就太好了, 来, 我替你拿桃子, 你进去服待五娘洗脚吧!
无忌笑道 : 我刚好和小师妹来送桃子给五娘吃的, 替她洗脚我是没问题的, 只是………..我又没见过五娘, 好像不大好吧
碧儿笑道 : 阿牛师兄, 你都知道我爹发起脾气来是不得了的, 我和你一起进去, 先说两句好话吧!
「那就多谢小师妹了, 对了, 待会请妳和冬冬师姐把其它的桃子送去给师姊们吃吧!」 无忌一边行一边在碧儿耳边说了些话.
碧儿偷偷笑道 : 嘻..知道!
于是三人一起进了五娘的房间, 只见床前有一幅布帘的屏风, 屏后有一个身影, 想来她就是五娘.
冬冬马上便道 : 五娘, 刚好阿牛师兄回来了, 他可替妳洗脚.
五娘回道 : 嗯, 那个阿牛, 我没有见过的
无忌听出五娘的声音, 像是万般心结都解不开似的, 忧怨;凄美
碧儿马上回道 : 五娘, 牛师兄是三娘的外甥, 旧年才入门的, 他是懂得医术的, 他听说妳和四娘都病了, 马上去寻找灵药, 这里有个仙桃, 是他从山上寻回来的, 妳先吃吃吧!
冬冬也道 : 是呀! 他是刚刚回来的. 跟着就把桃子切片后给五娘吃
无忌则在调校洗脚的水温. 并道 : 五娘, 水温已调好, 请试试吧!
五娘品嚐完那些桃子后道 : 碧儿, 这桃子跟妳娘庭园的没什幺分别呢! 妳两个小妮子都帮他说好话? 好啦! 妳们两个出去吧! 我不会吃了他的.
碧儿和冬冬都同时伸一伸舌头, 携着其它的桃子出去了, 关门后无忌听到她们说 : 拿去和其她师姐们一起吃, 嘻嘻…….
无忌将热水放在屏风之前说道 : 五娘, 说试水吧!
只见一双玉腿, 在屏风后面伸出来慢慢放入水中道 : 嗯, 还好!
接着五娘从屏后伸了一只手出来, 掌心上有一颗小小的丹丸, 说道 : 吃了它
无忌依然放入口中, 马上就知道这是何太沖的秘丹 : 入神丹
吃了后, 两个时辰的事情都会完全忘掉, 但又神志不失, 只是配製繁複, 所以何太沖情愿用崑仑奴先姦很服他的女人, 也很少会用此失神丹.
跟着无忌双手于入水中, 轻轻柔柔地按摩五娘的双脚, 刚刚冬冬已说过, 五娘每次洗脚都要个多时辰才足够. 在无忌轻轻按摩下, 不久就听到五娘的呼吸声变重. 口中还细细的叫道 : 小神医…..小神医…….
声音极之细微, 又隔着布屏, 只有无忌如此内力深厚的才能听得到. 很快无忌就醒起, 五年前帮五娘医治金银血蛇的病毒时, 每天都为她吸吮脚指上的毒液, 将她由一只粗壮的猪蹄, 吸回今日的纤柔小腿, 最后的三天无忌更曾用挑逗的吮法, 弄得五娘在自己面前抚弄她自己的阴穴, 这事何太沖当然不知道, 否则一定不会放过无忌.
无忌想起此事很, 便轻轻托起五娘的右脚, 细看下她每只脚指头上都有一点小小的凹冚点子, 那就是当年的蛇牙印. 跟着无忌轻轻的黏吮五娘的脚指, 每一口都是细细的, 轻轻的吸吮着. 当无忌第一口吸吮五娘的脚指时, 她马上全身一震, 突如其来的剌激, 就是自己日夜不能忘怀的感觉, 当日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 弄得自己死去活来的人, 这些年的渴求, 不论她用女弟子或男弟子为她洗脚百多遍, 都没有这一种甜美的感觉. 五娘忍不住惊叫道 : 小神医! 是你吗?
无忌笑道 : 是的, 是我, 五娘的病不是早已好了吗? 怎幺还要卧床不出, 我看妳的脉像, 并没有什幺大病, 只是一种怀念事物的心病吧!
无忌一面说道一面催动内力, 慢慢由五娘的脚底下, 传入她身体. 由脚底的涌泉穴输入, 经然穀, 照海, 太溪, 水泉, 太钟, 複留. 交信等穴道至腹上, 原应继续上游至舌下的廉泉穴而成』足少阴肾经』, 但无忌却于交信穴时改迴绕过丹田, 到抵会阴穴. 五娘顿觉一股暖流在会阴积聚起来, 热力慢慢形成球状似的, 越积越大,
无忌同时又使用五年前的挑逗吮法在含吮五娘的脚指. 五娘不期然地发出
唔~~~~~~唔~~~~~~~~ 之声, 跟着她还自己伸手去抚摸自己的下体
无忌仍然不断的将内力传入五娘的会阴中, 那热球已大得充满了她的下体似的, 胀胀的, 暖暖的, 还在动着, 弄得五娘有从内里痲痒出来的感觉, 想抓又抓不到.
难奈非常, 只好开口求饶 :小神医, 喔! 很胀啊! 啊! 很难受…..呀!~~~~ 求….求你……呀~~~~唔~~~~~ 救我, 放过我… 呀~~~~~~~
无忌听到五娘这样说, 就马上反运内息, 一瞬间徒空了五娘体内的所有内息.
五娘随即 「啊!」 的一声叫了起来 下体马上空蕩蕩的, 完全失落的…..
她一下子坐了起来, 拉开布屏, 一手捉着无忌的手道 : 小…..小神医, 你真要我的命!
无忌笑道 : 弟子只是按五娘的吩咐去做.
五娘说道 : 啊! 小神医已变了大鬍子了. 那我现在吩咐你, 用你的身体填满我的空穴.
无忌笑道 : 弟子谨遵吩咐说着便爬上床来準备替五娘宽衣之际,
但五娘却捉着他的手道 : 不要, 我要你粗鲁的强暴我, 要把我操死
于是, 无忌一手将她推倒在床上, 跟着用力将她身上的衣服撕开, 嗤嗤之声, 五娘的衣服就像蝴蝶般一遍遍的飘到天上, 口中就在叫道 : 哇! 不好! 哇~~~~不!
但脸上却露出欢畅的表情, 无忌很快就撕破她所有衣服, 露出雪白的肌肤, 粉红的乳头, 不疏不密的黑色三角, 无忌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双手捉着五娘的腿
把她拉到自己身前, 五娘随手挥拳轻打无忌, 口中轻叫着 : 不好呀! 不….要….
无忌知她只是渴求他粗暴地对她, 于是, 狠狠的一挺腰, 猛力将巨龙冲入五娘的蜜穴中. 五娘马上大叫一声 : 呀!!!!!!!!!
无忌一手按着她的口, 一手用力抓住她的乳房, 下身猛力的抽插着.
五娘张口的咬着无忌的手, 下身不停摆动着, 迎接无忌每一下的冲击, 双手则捉紧无忌的手, 让他可狠狠的抓着她的乳房
对一般人而言, 猛力抽插数十下后, 就必须要回气; 但无忌身负毒龙诀之巨龙神威, 还有九阳神功的持久耐力, 狠抽了佰多下, 仍不需回气, 但五娘已双眼反白, 呵~~~呵~~~~乱叫, 已洩了三次; 无忌依然没有停下来, 只是改了节奏, 由一抽一插, 改为九浅一深的插着, 每一回的深深插入, 都令五娘全身一震.
她身体不断摆动来迎合无忌, 无忌亦开始用她的身体来展示和合十二式, 每一个动作姿态的转换, 都令五娘如疯似癫, 多返抽送令无忌亦接近要爆发的时候.
龙神就突然叫道 : 崑仑奴!
无忌马上醒觉, 运起崑仑奴, 在五娘再洩的情况下跟她说 :
妳待会要好好的睡去, 睡醒后就要忘记我的一切, 以后妳要每天去找个男子来吮妳的脚子, 吮过之后妳就和他交欢, 知道吗?
五娘说道 : 知道, 主人!
跟着, 无忌便反转了五娘的身体, 用狗仔式的狂插她, 插得她头也碰到了墙. 她口中就不停的叫道 : 呀~~~~好深呀~~~~~主人~~~~~呀~~~~~~呀~~~~~~~
无忌亦到了爆发的时间, 就一下子将精液全射入五娘体内. 五娘接受的同时全身也剧烈地震动, 震个不停……………良久, 当无忌退出来的时候, 她还在震动着.
无忌看到她那还流着精液的阴户, 都被自己操得整个都红肿起来. 就只是 : 嘿! 的一声, 穿回自己的衣服退出房外.

【完】